北京市现代服务业行业效率变化研究 —— 基于DEA-Malmquist指数

服务业作为国民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就业等方面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北京作为典型的快速发展的特大城市,服务业发展迅速,2013年北京市服务业占地区生产总值已超过70%,其中现代服务业已超过50%。伴随服务业快速发展,服务业的增长质量值得关注。提升服务业生产效率,不仅关系服务业发展质量,也关系着现代城市的发展水平。

现代服务业作为服务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依靠新技术发展起来的新兴服务业,也包括经过新技术改造提升的传统服务业。具体行业包括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探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九个细分行业。本文主要针对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发展质量,进行细分行业的技术效率评价分析。

一、相关研究述评

随着服务业的快速增长,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有关服务业发展质量评价亦成为一个研究热点。程大中在规模报酬不变、技术外生和竞争市场的假设下,根据人均产出增长率可以分解为资本产出比的增长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之和的理论,推算了中国服务业全要素生产[1];顾乃华和李江帆应用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模型,分析了中国服务业技术效率区域差异及其对劳动服务业增加值区域不均衡的影响[2]。吴晓云选取除西藏外我国30个省区作为决策单位,运用数据包络分析方法对2008年各省区生产性服务业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规模效率进行了测算[3];许建平,任燕借助DEA-Malmquist指数法分析了我国服务业的效率特征及区域发展的差异[4]。臧霄鹏,林秀梅应用三阶段DEA模型对我国2004-2009年的服务业效率进行探索性研究[5];黄森,蒲勇健运用三阶段Malmquist指数模型,对我国各省服务产业2000-2007年期间的相对效率及全要素生产率进行评估分析[6]。

综合现有文献可知,大部分服务业效率评价是从服务业整体时序变化和省际差异角度展开研究,很少基于细分行业的差异展开研究。本文采用北京市现代服务业细分行业而非省际面板数据,利用CoelliTJ开发的DEAP2.2软件对北京市2004-2013年现代服务业TFP进行测度,并对TFP各构成指数展开讨论。

二、研究方法及数据处理

(一)测量方法

生产效率的度量方法可以归纳为增长率核算法、生产函数法、随机前沿分析(Stochastic Frontier Analysis,简称SFA)和数据包络分析(Data Envelope Analysis,简称DEA)等四种方法[7]。目前,比较常用的是SFA和DEA,二者都是通过构造生产前沿度量技术效率。但与SFA参数方法相比,DEA属于非参数方法,不需要设定生产函数,仅需要投入产出数据,应用更简便,并且可以避免因为生产函数设定错误而影响结果准确性[8]。而基于DEA-Malmquist指数方法可以用来处理面板数据,它既能提供判断服务业是否经济有效的综合效率指标,又能将综合效率分解为技术效率变化和技术进步率变化。技术效率变化表示服务业在t期至t+1期的技术效率变动程度,主要反映服务业管理水平的变化,技术进步率变化表明了技术进步或创新的程度。并且技术效率变化可以进一步分解为纯技术效率变化和配置效率变化,纯技术效率变化即指提出规模效应后完全由服务业管理水平变化带来的变化,规模效率变化则指服务业由于自身投入规模大小的改变对其效率的影响。

(二)数据处理

在测算现代各行业生产效率前,需要确定各服务行业的产出、劳动投入和资本投入变量并收集相关数据。

1.产出变量

从2005-2014年《北京市统计年鉴》中选取各现代服务行业的生产值,并换算为2004年不变价,作为服务业各行业产出数据。

2.投入变量

劳动投入。理论上,劳动投入应综合考虑劳动人数、劳动时间、劳动质量(效率)等因素,因缺少劳动质量调整所需要的相关数据,本文将“年末从业人员数”作为劳动投入指标。现代服务各行业数据取自2005-2014年《北京市统计年鉴》,由于统计口径不一致,2008-2013年“年末从业人员数”可以直接从年鉴中获取,2004-2007年各服务行业年末从业人员数依据服务业分行业的城镇单位就业人数估算,即各服务行业年末从业人员数=服务业分行业的城镇单位就业人数×服务业全社会总就业人数/服务业城镇单位总就业人数的比值。 资本投入。各服务行业的资本投入用资本存量来衡量,由于缺乏资本存量的统计数据,需要根据有关资本形成以及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推算获得。本文采用国际上通用的永续盘存法(perpetual inventory method)估算各服务行业的资本存量,估算公式:

Ki,t=(1-δ)Ki,t-1+Ii,j (1)

其中,Kit为行业i在t期的资本存量,Iit为行业i在t期的不变价格固定投资额,δ为资本折旧率。利用公式(1)进行资本存量估算前,需要确定基期资本存量和折旧率δ,本文基期资本存量应用Kohli估算方法,估算公式[9]:

参考已有文献的经验做法,r取2004-2013年服务业行业实际增加值年均增长率,δ折旧率取4%。2004-2013年全社会服务业分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直接从2005-2014年《北京市统计年鉴》中的”按主要行业分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获取,并按固定投资价格换算成2004年不变价格的固定资产投资额。

三、北京市现代服务业生产效率

(一)服务业FTP总体分析

表1列出了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及其分解指数,由统计结果可知:

表1:北京市生产性服务业总体生产率TFP及Malmquist分解指数


注:全要素生产率变化指数-技术效率变化指数*技术进步变化指数:技术效率变化指数=纯技术效率变化指数*规模效率变化指数。

1.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放缓

如表1所示,2004-2013年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年均TFP增长率不高,为5.6%。从发展变化看,2005-2007年TFP增长较快,分别是11.8%、12.4%、8.1%。2008年由于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FTP下降1.7%。2009年受国家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影响,FTP增长9.4%,但增长势头并没维持多久,2010-2013年增长率均处于较低水平。

从总体上看,北京市生产性服务业生产率经过2005-2007年的高速增长,受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及2009年的政策冲击影响后,出现大幅波动后,全要素生产效率提高变缓。

2.技术效率和技术进步交替变化

技术效率与技术进步交替变化,二者增长率变化方向相反(参见图1),这一特征与其他学者研究结果一致[10]。相比前一年2005年、2007年、2008年、2010年、及2013年技术效率均有所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2008年,为-19.1%。而相对应这几年的技术进步方面均有提高,2005年为12.9%,2007年为12.7%,2008年为21.5%,2010年为2.2%,2013年5.2%,其中2008年的技术进步变化率最大。

图1:技术效率与技术进步变化率图

3.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指数增长变化趋势基本一致

整体上看2004-2013年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变化不大,纯技术效率年均增产率为-0.1%,规模效率为2.3%。其中变化比较大的年份有2008年,纯技术效率下降了15.1%,规模效率下降了4.7%。规模效率普遍高于技术效率(参见图2)。

图2:纯技术效率与规模效率变化率

4.TFP贡献率偏低

2004-2013年现代服务业年均增长率为14.17%,2005-2007年增长率逐年上升,最高为23.80%,之后经过2008年的大幅下降后,维持在10%左右的增长水平。而2004-2013年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增长TFP平均贡献率为39.51%。具体来说,2005年、2006年TFP贡献率比较平稳,分别是61.18%和61.28%,2007年下降为34.04%,2008年为最低点,为-25.75%,之后2009年回升,甚至高于2005,2006年水平,为67.04%,随后几年2010-2013年在一个较低水平波动。

说明近年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增长TFP贡献率偏低,这也是北京市现代服务业增长速度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为促进服务业发展需进一步提高服务业的技术水平及管理水平。

(二)分行业TFP分析

表2:2004-2013年北京市服务行业分行业FTO效率及其Maquist分解指数年均变化率

1.分行业FTP分析

如表2所示,各服务行业FTP年均增长较快的行业(大于8%)分别是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10.5%),教育业(9.3%),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探业(8.3%),水利、环境和公共奢华似管理业(8.3%);增长一般的行业(大于8%)是租赁和商务服务业(7.5%),文化、体育和娱乐业(7.5%),房地产业(3.7%);技术效率下降行业是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0.8%)和金融业(-3.4%)。

2.分行业Malquist分解指数分析

如表2所示,金融业FTP下降主要是受技术进步的影响,技术进步率下降3.4%,而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虽然也出现技术落后,技术进步率下降2.7%,但其技术效率年均增长率10.5%,是现代服务业中技术效率增长最高的行业,其中纯技术效率增长率为6.4%,规模效率3.8%,可以看出,技术效率是租赁和商务服务业FTP增长推动因素,特别是管理水平的提高。而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房地产业技术效率年均变化率分别是-5.7%、-1.5%,技术效率均有所下降,主要是因为管理水平较差,纯技术效率低(房地产-4.2%,信息计算机-5.6%),抑制了FTP的增长。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教育,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资勘探业,水利、环境和公共服务设施管理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FTP的增长受技术效率和技术进步共同推动,其中技术进步是主导因素。

3.分行业TFP贡献率

本文按照TFP贡献率将现代服务行业分成三类,一是贡献率较高(大于60%)的服务行业,分别是教育(92.08%),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74.10%),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70.04%),文化、体育和娱乐业(66.49%);二是贡献率偏低的行业,分别是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察业(46.52%),租赁和商务服务业(40.21%,房地产业(33.36%);三是贡献率很低,甚至抑制了行业的发展,如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业和软件业(-24.20%),金融业(-5,61)。

因此,对TFP贡献率低的行业,特别是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业和软件业,金融业,在关注其发展速度的同时,应着重提高行业的技术效率,提高技水平。

四、结论

本文采用DEA-Malmquist生产率指数法,分析2004-2013年北京市现代服务行业TFP变化,主要结论如下:第一,从总体上看,北京市现代服务业技术效率增速放缓;技术效率与技术进步增长交替变化,二者增长率变化方向相反,技术进步是综合效率FTP变化的主导因素;金融业FTP下降主要是受技术进步的影响,而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虽然变现为技术落后,但近些年服务业发展主要依靠资本投入,而技术贡献率普遍较低。各服务行业技管理水平和技术改进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技和产业